设置

关灯

第1279章 无题

    毫不夸张的,李秀宁加上杨妙真的组合,绝对是下间最强力的统帅。

    李秀宁智计无双,杨妙真勇武果敢,两人一同坐镇,哪怕啥也不干,麾下将士的士气那都是蹭蹭蹭的往上猛涨。

    二女齐出对付东倭,哪里还有后者什么事儿。

    甚至于压根都没费多大气力,就打的东倭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比如最先开始几仗,众所皆知,东倭打仗,总大将都会弄个本阵出来,大抵都在高处或者易守难攻之所,也会有一定的隐蔽性。但如果兵力优势足够,大大咧咧摆在后方也很是正常。

    不管本阵设在哪吧,对于李秀宁而言,想要找出来压根没什么难度,找出来咋办?自然是直接遏呗!特种军训练那么久,不丢出来实战实战岂不是浪费?

    这对于毫无防备的东倭军而言,无疑就是大难。本阵被袭,没等来得及回头救援呢,连带总大将在内的一应武士全部阵亡,这还打什么打。没了首脑,哪怕人数再占优,也只是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几场败仗下来,哪怕已经有所应对,但士气已然滑落厉害,再加之各家兵马都在准备撤出新罗回归东倭,人人都归心似箭,此般情况下,即便是领着新罗军进攻,东倭也无法再打出那么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新罗的危局已经毫无疑问的解决。在金国彻底完蛋的情况下,东倭一旦全面撤回,新罗将再无外患。

    从大部分方面而言,战争绝不会是一件好事,但不得不承认,在经历过乱世之后的太平,绝对是最安稳的时期。人人都急需安居乐业,迫切的希望安稳的过日子,可以预见,往后的新罗,将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新罗那些古老的贵族已经尽皆消散。阶级矛盾将至最低,因为人口锐减的关系,土地也十分富余……

    好吧,有些问题不能太细,其实放在哪里都一样。为何历史上往往开国即盛世,随着时间推移反而难以超越?不就是因为这些么。

    李秀宁由北一路南进,新罗北地残存金人被彻底扫灭,其后东倭势力也逐步消退。金善德领着兵马不断收复着往日的故土,一个又一个好消息传出,使得整个新罗振奋,大肆宣传之下,人人皆将此功归于周少瑜头上。

    在周少瑜踏入新罗境内的时候,凤姬也从水路进入新罗。其所带领的,乃是一批经验相对丰富官吏,这些人将逐渐接受新罗之权。在金善德的配合下,新罗国王的权力将一步步缩减,最终成为象征。待时机合适,便将正式成为一州之地。

    对此,金善德所惆怅的,更多是觉得有愧列祖列宗,但个人而言,却是松了口气的。此女的确会做戏,百姓间名望极高。可也并非是弄虚作假,也真心希望万民安定。只是那个位置,压力太大了。明明那般努力,能做到的仍旧有限,若非抱了大腿,新罗又会如何?

    如此也好罢。

    “善德谢过几位姐姐相助。”前线军中,特地赶来的金善德带着不少食物前来犒军,自然也少不得要与李秀宁几女见面。

    “既是自家姐妹,又何须客气。”回话的是杨妙真,这种客套的对话,李秀宁的兴趣是不大的。“又不是第一次相处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孙采薇也微微点头微笑示意。

    “且坐,待军议结束再谈其他。”李秀宁摆摆手,干脆直接。

    金善德这才发现三女正围坐在一张桌前,上边放的是新罗以及东倭的地图。

    “新罗之战,看似拒之东倭之兵,然远不止于此。”李秀宁虽未客套,但也因金善德的到来而多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大梁水师日渐强大,淬我方反倒逐渐落后,然依照周郎之虑,海上水师之要毋庸置疑。设想当中,东倭所处之位不可弃,是以掌控东倭谋下之要。

    眼下东倭,我方之势,一为立花,二为织田,三为上杉。我等或许难以直接相助,但若能借此机会削弱三者敌对之人,便能加速她们壮大的速度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金善德顿时了然,道:“若是如此……东倭之兵撤回已是必然,在此之前,当以进攻此三家敌对之兵为首?”

    “然也!”李秀宁点头,手往东倭地图上一指。“立花不会直接与旧主大友家敌对,那么先行向西夺取龙造寺所占肥前国之地便是必然。因距离新罗极近的关系,龙造寺此番也是出兵新罗最多的一家。若能将其兵马留下,立花拿下龙造寺之地便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此外,看似织田之大敌当属丰臣,然后者同时与数大名为战,并不足为虑。相反,已占据美浓之地的武田家已与织田接壤。考虑到武田与上杉的敌对,已不存在拉拢。既如此,当削弱之。据闻此番入侵新罗,武田家派出的赤背队最为精锐,当留新罗,还迎…”

    条条框框之下,穿了便是通过新罗这边的战争影响到东倭本土的战局,以此掌控将来东倭局面的走势。

    论起来,直接掌控或者亲近周少瑜的三家势力,立花家位于最西,可逐渐掌控九州岛成为西方第一势力,届时即便不出兵大友家,也可迫使其成为附庸。而织田家起于尾张,位于中部,将来的扩张路线自然以中间为主。

    至于上杉家,虽不是极西,却也方便西路夺取。只不过武田、北条、伊达等都不是弱者,相比之下扩张难度也是最大。不过考虑到上杉家本身也极为强大,上杉姐姐也是难得的帅才,助力之下应当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只要顺利,那么东倭大局亦可定。

    需要防备的,反倒是大梁会不会以支援丰臣为由而出兵。哪怕几率再,该安排的,还是需要安排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斥候未曾发现东倭龙造寺之兵,但于望城海域发现龙造寺大量船只……”

    正着,便有将官来报。

    “喔?果然靠的近就是方便,这么快就准备好彻底撤军了?”李秀宁挑挑眉,微作思索,便写下一封密信,道:“将此信送往耽罗岛水师,交由谢将军……”

    确定不了龙造寺家的兵卒在哪?那压根不叫个事。既然要撤军,肯定要登船。船只已经找到,只需守株待兔即可。

    兵法有云,半渡而击。放在此处同样可用。大可在对方登船过半时发动进攻,谢道韫再由海上发动合围,若全歼不了龙造寺家的兵马,李秀宁敢将李字倒着写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已发现武田赤背队踪迹!”

    情报再次传来,这一次,却是杨妙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据闻这劳甚子赤背队乃东倭第一骑军,如此,却是要去会上一会!看看到底有何不同。三娘子,龙造寺那边,我便不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“尽管去,又没留你。”李秀宁翻了翻白眼。“我也不会去,采薇,你领兵三万与道韫配合即可。好好表现,莫叫我等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孙采薇有点紧张,这意思,显然进攻龙造寺这边已经全盘交给她了。而且为保稳妥,还给了她三万兵力。要知道龙造寺到现在也不过还剩一万六千余兵马,这已经是倍于敌军,更何况还有谢道韫的水师配合。白了,这就是给孙采薇积攒经验用的。是以孙采薇也心怀感激,不过自家姐妹,也无需将感激直言。

    然而孙采薇这里去了三万,杨妙真去对付赤背队,肯定也会带走不少骑军。那么李秀宁自身就不会剩下多少兵力,撑死了万余。

    “此番领兵两万前来,三娘子大可随意调遣!”金善德也立刻表态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好意谢过,然前头那支东倭联军,还不需那许多人马。”李秀宁嘴角轻扬,自信无比。

    并非所有的东倭兵马都根据势力而单独行动,总有一些互相关系极好的势力合兵一处,又或者相对弱的势力抱团。就以李秀宁原本追击的这一支兵马而言,便是共由七家大名组成共计四万余的联军。

    眼下孙采薇已领三万离去,杨妙真也领大部骑军前去追击武田家的赤背队。在李秀宁的示意下,金善德也领着她的两万兵马退却数里进入一处新收复的城池。

    换言之,李秀宁现在正以不过万余的兵马直面四倍于己的兵力!

    军情传至对面,东倭联军大喜。一败再败之下,这支兵马早就发怵了。尤其一开始几次斩首行动,本阵一次次被袭,这也意味着联军的最高将领早就被宰了。而且是宰了后被迫推出新的总大将,完事又被宰!如此循环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以至于现在联军当中身份最高的武士也不过只是一名侍大将,其余大多都是足轻大将和足轻组头,这都是地位较低的武士了。

    按照地位,这位侍大将当暂代总大将,奈何不敢啊,又被‘斩首’了咋办?是以联军目前推行的是共同议事的方式统管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正是这种统管兵马的方式,成为了李秀宁有绝对信心打赢此战的最大因由。

    有句话,最坚固的堡垒,最先都是由内部被击破的。这意味着很多时候强大的外敌并不可怕,可怕的反而是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(后面暂未改)

    “所以,汝兄弟二人便自作主张?”夏口,萧姽婳表情严肃,语气也显然不满。“尔等跟随我时间最长,理应了解我的性子,如此暗中掳人之事,简直胡来!这让下人如何看待!”

    于家兄弟二人叩首在地,对于萧姽婳的不满不敢有任何的怨言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正因为某兄弟二人跟随殿下数年,深知殿下若事先知晓断不会允许,不得已,方出此下策。”是为弟弟的于宗仁回言道。

    早在当初萧姽婳收复云州之时,于宗仁就知晓了其兄暗中叛变之举。那时候终究是亲情占据了上风,并没有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萧姽婳,而是选择苦劝其兄于宗胜。

    自然是无果的,如果单靠书信就能劝其回头,那么当初于宗胜也不会选择暗中投靠高玉瑶。于宗仁的苦劝,至多也只是让他有些许动摇。而真正让于宗胜彻底改变主意的,却是萧姽婳本饶举动。

    苦劝无果,于宗仁也终于选择了大义灭亲,将于宗胜叛变一事告知萧姽婳。然而萧姽婳怎么做的?

    当日夏口城外江上,于宗胜于后举旗叛变,再其后,却是让于宗仁统兵包迹要知道他们可是亲兄弟,假若于宗仁稍有迟疑甚至反被于宗胜劝动,那么萧姽婳会是什么后果?

    如此大胆的信任,充分体现了萧姽婳的心胸,也正因如此,于宗胜幡然悔悟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当夜是于宗仁徇私,私自决定放走了于宗胜。但实际上,兄弟二人已经密谋了一番。于宗胜作为暗棋潜伏在高玉瑶一方,不管有权与否,起码以高玉瑶的用人之术,不会直接抛却。那么假以时日,总归能发展出一些实力。

    没错,看到这,也知道按照兄弟二饶计划是长远的,并非短期。而实际上,于宗胜没多久就选择了将湘王萧劼掳回,提前结束了暗棋计划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……

    萧劼乃高玉瑶之子!

    这种传言已经流传甚广,而且愈发的有鼻子有眼,可信度很高。这世间从不缺乏聪明人,哪怕没有多余的证据,也不妨他们看破真相。之所以不揭破,在于他们并不在乎淬。

    就算真是高玉瑶所亲生又如何?高玉瑶的位置注定了她不可能直接承认公开关系。那也就是,萧劼只能是齐王夫妇的儿子,断无可能改变。这就已经足够了不是么?

    只要不曾揭开,大家你好我也好。相反,正因为是高玉瑶的儿子,那无论如何高玉瑶也不会坑他。换言之,萧劼将来想要登上帝位的难度很低,且其本人也极为聪慧,可塑性极高,年纪便有明君之相。

    既如此,那为何要揭开呢?萧劼长大登基,君臣相合复兴大梁,多美好。至于到底是不是皇族萧氏之血统,对于臣子而言真的很重要嘛?反正名义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不是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