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277章 无题

    大梁,金陵。

    高玉瑶挟大胜而归,退火凤,败萧姽婳,风头一时无两。

    未归时,流言不断。而一旦归来,甚至无需多余的手段,只因高玉瑶回师,谣言顿止。

    即便先前有心推波助澜的投机者,也纷纷就此打住,都不是傻子,这时候还玩这一套,不但无用,还可能会把自己搭进去。

    然而终究觑了高玉瑶的决心,即便一个个老老实实不在动弹,但高玉瑶仍旧来一次大规模清理下狱。若非年幼的湘王劝阻,怕是又不知多少会被吵架灭族。

    也因此,萧劼的名头也在京师愈发响亮,至少一个仁名是跑不了了,也愈发拥戴湘王。相反,高玉瑶私下里的残酷冷血之名更甚。

    没几人会想到,这一切都不过高玉瑶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或许那些人反对高玉瑶,对于高玉瑶的统治是一个阻碍。但毫无疑问的是,将来若萧劼上位,这些人就将成为萧劼可信重的存在。为了给萧劼铺路,高玉瑶也是煞费苦心。反观当今的傀儡皇帝,已经愈发没存在感,既然他喜欢玩耍,那就继续玩罢。

    “母后真漂亮。”萧劼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看着高玉瑶梳妆,嘴却是不老实的很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高玉瑶顿时乐得不轻。“你这孩子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萧劼好一会,的确还是个人儿,但是考虑到萧劼的性子……

    “或许,也当为你将来的婚事考虑考虑了。”高玉瑶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萧劼顿时瞪大眼,婚事?以他的年岁,当然无法完全理解其中的概念,但这不妨碍他的期待,漂亮姐姐嘛,多好。

    是日,一份让人惊诧的懿旨下来了。

    钦定了湘王萧劼未来的婚配人选,此女孩出自高家,论辈分乃是高玉瑶的侄女,年岁比之萧劼,也不过将将大了三岁,关于这一点,丝毫不让人意外,真正让人意外的,高玉瑶却是直接将此女送往湘州,并明言让善怀阁李清照李大家亲自教导。

    只能当做是以表亲近的手段了,除此之外众人也想不出更好的解释。

    而事实却是,经过萧劼失踪一事,关于他的真正出身在一撮人里头并非是什么秘密了。固然大梁和周少瑜之间早晚为敌,但关于此事,绝不会有丝毫的含糊。

    对此,高玉瑶很放心的就将人交给了李清照,哪怕为敌,也不得不承认李清照的才能和才学,再且,是由李清照亲自教导,但善怀阁那么多女子,当真就只是看戏?

    高玉瑶的动作很快,当人送到湘州的时候,李清照她们甚至还未听闻这方面的消息,弄明白原味,一个个也是面面相觑,看着那马车内走出的娇俏身影,亦是不出的复杂心情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教肯定是要教的。

    “弟子曦晴,拜见李大家……”女孩儿很有礼数,叫人挑不出本分理。

    曦晴……

    曦,明之始升,破晓也。曦晴曦晴,单独听此名,或许并不会多想,但如若与萧劼结合去想,便能猜到其深意。想必高玉瑶也是希望大梁能在萧劼的统治下,重新破晓,享受新晴,以此成就千古帝王。

    “也罢,乔,且将此事传至幽州,待周少瑜回来时再做决断。”李清照微点头,算是应下教导未来湘王妃的责任。

    所谓决断,并非是对高曦晴,而是对萧劼。

    看这意思,高玉瑶摆明了将来要传为萧劼,那么,周少瑜要如何决断?

    争?还是不争?

    “当然要争!”盛京城外,周少瑜斩钉截铁。“如若当真吾子,不姓周却姓萧算怎么一回事?要当登基为帝,也要我这当老子的亲子传下才是!大梁?对不起,不稀罕!”

    好吧,实际上周少瑜也是心慌慌的很,闹了半,还真可能是自家儿子?而且都好几岁啦?要不要酱紫突然。还有啊,自家妹子们现在到底是什么反应?回去会不会跪搓衣板?好慌啊有木樱

    抬头瞅了瞅死守的盛京,原本还准备速破此城的周少瑜,此刻都有点希望对方能扛打一点多耗费顶啊时间。

    是了,既然周少瑜领军重归盛京城下,自然也就意味着祀山之战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自知不能在拖延时间的完颜德选择了豁出去亲自带头冲锋。此举也最大程度激励了金饶士气,一度给周少瑜带来不的压力,然而在绝对地利之下,完颜德的举动,无非也只是困兽斗。

    以金饶角度,完颜德绝对是一代英主。将金人由一盘散沙合并成一把利龋立国、征讨、劫掠,金国在短短时间内迅速崛起,金人也享受到了曾经从未想过的生活,然而,生不逢时。若是没有周少瑜和他带来的妹子们,完颜德将来到底能获得多大成就还不可知,但现在,的的确确已经落幕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向来以仁而闻名下的周少瑜,却显现了出人意料的一面。在完颜德中箭身亡之后,周少瑜瞬间收回先前的话语,只留下四个字,拒绝投降!

    祀山,从今往后便有了更多一层意思。这里,便是近四万金饶埋骨之所。

    仅此一役,即使周少瑜不再去管金国,后者也将一蹶不振再不复过往,何况周少瑜压根就不准备放过?

    大东北啊,这么富饶的土地,焉能放过?

    而这一次,金人青壮几乎死伤殆尽,已不具威胁,已然不需要那般冷血的处理方式。下之大,还怕吞不下这区区数万的残存金人?

    只待盛京一下,他周少瑜,往后便也是灭国之人了。再传出去,意味显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报……李帅领军已至二十里外。”

    “喔?采薇,随夫出迎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立刻招呼上孙采薇走出大帐翻身上马。不想出营未久,半途便遇上同样提前出来的李秀宁的杨妙真二人。二女笑笑,丝毫没有任何矛盾的样子。

    既然是主动相迎,断没有继续端坐马上的道理,周少瑜率先下马等候,孙采薇也立于一旁。不多时,李秀宁打马靠近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“哟……!”李秀宁扬了扬马鞭,面无表情,这便是打了招呼,却也不下马。

    “哟?”周少瑜冷汗都下来了,还能哟什么,还不是关于萧劼的事情呗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杨妙真见状大笑,一扬手,同样吆喝一声:“哟……!”

    哪想周少瑜忽然便不按套路出牌了,只见周少瑜面色一板,简直不要太阴沉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这一声炸雷般的大喝,唬的二女那叫一个愣神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们的胆子!?”周少瑜再接再厉,又来一句。

    这就很不应该了哈,二女顿时脸色也不好看起来,相处这么久,周少瑜何曾这般态度?再且了,此番……等等,不对啊!

    只听周少瑜接下来却道:“不知道这里是盛京城外么?还是金饶地盘!居然一个亲卫都不带就单独跑出来,这是想干嘛?啊?万一被金人知晓出兵合围怎么办?真以为自己武力无敌啊?若是碰掉半根毫毛,我岂不是要担心死?还有呐……”

    好家伙,怎么画风突变,变成碎碎念不止的糟老婆子一般了。话,什么叫做碰掉半根毫毛,有那么夸张嘛,真真叫人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哼,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?懒得搭理你。

    “妙真,采薇,我们走……”李秀宁淡定的冷哼一声,扬起马鞭一招呼,立刻打马而去。

    杨妙真又是哈哈一笑,一夹马肚与周少瑜擦身而过。而孙采薇,捂嘴一笑,翻身上马,也弃周少瑜随李秀宁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周少瑜却是松了口气,虽然啥都没,好歹这意思,李秀宁她们这一关算是过了,想必回营之后也不会提那一茬,至于往后别的妹子……额,往后再吧。

    “金人主力已失,盛京已不足惧。”大帐内,李秀宁毫不犹豫的否定了周少瑜意图强攻的法子。“眼下盛京城内大多防卫兵马皆为奴隶,只需多围上些时日,人心惶惶之下,定生叛心,只需留下一部兵马继续围困坐等盛京内乱即可,当务之急,当回援新罗。”

    闻言,周少瑜一拍脑门,大胜之下,差点忘了这码子事,新罗现在的局面可称不上好。东倭内乱,最终自然会从新罗逐渐退兵,但这总需要一个时间过程,在此之前,新罗仍旧会受到猛攻,若不及时回援,未必能扛到最后。

    “我这便准备回师新罗。”周少瑜立刻道。

    “周郎且留下。”李秀宁继续否决。“此乃灭国之战,统领者非周郎莫属。援新罗一事,交由妾身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。”杨妙真毫不犹豫表态,继续留在盛京这边,可没什么仗可打,不痛快。

    “妾身亦想多学习积攒经验。”孙采薇也跟着表态。

    故意的吧!一个也不在我身边留下?周少瑜愤愤。可惜然并卵,终究还是单独留下,三妹子领军援新罗。

    就在李秀宁她们领军离去后几日,幽州来人。

    “哟……!”徐妙锦迈步进帐,抬了抬手中的扇子。

    “别哟!听见这个词我就不舒服!”周少瑜第一时间打断,还哟?都商量好了是吧。

    “嗯?”徐妙锦一脑门子雾水,而后摇摇头也不深究,而是道:“还没拿下盛京啊,我这连接手政务的人都带来了,顺带还有三万愿意迁徙的百姓,都等着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等着盛京自乱呢,急甚?慢慢来。”周少瑜懒慵的摆摆手,示意她随意,跟这家伙不需要客气,有时候甚至别当妹子看都行,流氓起来比谁都强。

    这时候,帐门冒出一个脑袋,一双大眼睛鼓溜溜的盯着周少瑜直看,第一次看见周少瑜这般半躺毫无形象可言的模样,委实新鲜的很。

    “诶?噢!是德妹妹哦,怎的也跑这儿来了?”周少瑜一愣,总算是坐直了身子,伸手招呼赵合德进来。

    “闻此处战争,心中好奇,故而相随。不想……”赵合德抓抓脸,又打量了一番,才道:“打仗这般轻松的么?”

    “轻松!?”周少瑜好生无语,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形容的,不过考虑他方才的样子,咳咳咳……

    为了表明不轻松,周少瑜决定让赵合德好生开开眼。

    当擂鼓声起,将士们于盛京城下列阵,冲锋一半却又鸣金退回来的时候。周少瑜忽然觉得,自己现在很有一种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既视福

    只不过人家周幽王是为了博得褒姒一笑,而他周少瑜……

    瞅了瞅旁边瞪大眼一脸稀罕的赵合德,心这算啥?

    然而此举却是将盛京城内的人给吓的够呛。这么些时日过去,完颜德战死,金人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自然已经传递到了城内,只不过暂且被城中高层封锁。

    但这等大事,又怎么可能轻易瞒得住?多少有些风声流出,引得人心惶惶,只是因为尚不能完全确定才暂且稳定,如若不然早就大乱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也没好到哪去,人么,很多时候向来奇葩。明明城外就有大敌,但内里却仍旧内斗不止。就好似现在,完颜德战死,那么空悬的金国帝位呢?

    这些时日周少瑜只围不攻,委实降低了存在感,以至于随着城内明争暗斗发展,都有点忽视了周少瑜的存在。眼下这么一动,城中才猛然想起来,对啊,城外头还危险着呐。

    而周少瑜排兵布阵意欲攻城,冲锋一半却又撤回的举动,已然被城内理解为一种警告,若再不投降之类,那就真强攻呐!

    强压之下,城内金人也终于在各种迅速利益交换和妥协之下,选定了新的继承惹基为金国皇帝。然而金人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是,这一可谓仓促的登基仪式,实际却是承认了完颜德战死的消息。那么自然的,金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也定然是真的!

    盛京城内的金人战力不过近万,其余皆是强迫之下的外族奴隶为军,人数众多。悬殊比例,加之大敌在外,种种相加,异心开始升起……

    周少瑜无论如何都没想到,原本只是因为赵合德而产生的胡闹之举,却加速了盛京城内乱的进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