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50章 撩她

    对于赵明诚来讲,平生第一回体会到什么叫做‘肺都气炸了’。凭什么呀这是,他赵明诚要家世有家世,要相貌有相貌,有才学有才学,而且还和李清照见过几回,自认聊的还算不错,结果呢?

    晴霹雳,裤衩一声!愣是横空跳出个情敌来,这才第一次见面,就把人家李清照给勾搭上了。若不是实在心有不甘,怕是恨不能直接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可是,那双滑嫩嫩的手,自己都没机会碰过呀。而且大庭广众之下,那家伙怎么就那么胆子敢去勾呢?赵明诚恶狠狠的想着,到底怎样才能扳回一局。

    而另一头,周少瑜看着李清照委委屈屈的模样,诶哟,这心里头的成就感就别提了,这可是大名鼎鼎的李清照耶,瞧被咱撩的,咳咳,不能瞎想,要正经。

    但是,也正因为现在的李清照看起来更多的是活泼可爱,这一点反而让周少瑜更下定决定要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想想看李清照的词,早期的时候大多都是轻松为主题,或是闺中生活,又或是感情相思,压根就是个无忧无虑的千金大姐,什么都不用想,做自己喜欢的事便好。

    而到了后期呢?李清照先是遭遇丧父,而后金兵南下不得不背井离乡,丢失了大量珍藏,丈夫赵明诚又很没气节的抛弃城池独自逃生,再之后家道中落,还被张汝舟欺骗了感情拳脚相加,国破家亡,如何一个惨字撩。

    或许正是这样的经历,让李清照感触颇多,留下了许多经典的词作,因此留名于后世,但如果可以,周少瑜宁愿她像现在这般,一直快快乐乐的。

    虽即便带走她,也会瞒不住迟早知道宋朝的最后结局,但好歹没有亲身经历,即便心痛迷茫,也不会感觉那般强烈。

    而且李清照不是喜欢收集金石书画么,自己哪个年代都可能去,想办法捞一些名家笔记过来,怕是会很欢喜的吧。

    见周少瑜许久都没话,李清照忍不住了,她都装作那般委屈的模样了,居然还无动于衷,一时间颇有些气恼的道:“别人有好诗好词,巴不得早早传扬出去供人赏读,你到好,这都没外人都不愿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鼓了股眼睛,心道你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哈,那就别怪我打蛇上棍了,当下贼兮兮的四处张望,然后点头道:“嗯,没错,边上还真没外人。”

    ‘外人’两个字咬的极重,没外人,那不就是自己是‘内人’咯?李清照羞的直跺脚,下意识就想跑掉,结果指头被周少瑜勾的死死的,李清照这才反应过来,合着都这般勾着指头好一会了,于是更羞了,泪眼汪汪的,好生委屈。

    除非周少瑜是傻子,才会这时候任由她跑掉,只要这会安慰下来,关系就能进一大步。不然让她跑了,不管是羞的也好,还是气的也好,不知道回头得花费多大心思去哄了。

    “别跑,我给你念诗。”周少瑜笑道,古代诗不能抄,但是咱能抄现代诗嘛,虽格式什么的完全不一样,可文字这东西,能让人感触便是好的。

    有了前面几句好诗句打底,李清照到是很期待,犹犹豫豫好一会,终究是好奇心占了上风,另只手伸出三根手指头,道:“最少三首,要全的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那叫一个乐呵,心道不愧是大才女,果然爱诗词爱的很,连少女的娇羞都顾不上了。点点头,故作神秘的道:“好,三首就三首,我可告诉你,这可是差不多一千年后做出来的诗,当然,那时候不讲究什么平仄词牌什么的了,还愿听否?”

    “骗子!不知羞!”李清照觉得这人脸皮恁的厚实,一千年都出来了,难道认为他自己的才学可以独领风骚上千年不成?

    “听好啦,我要吟诗了哈。”周少瑜毫不在意,轻咳两声,道:“袅儿悄地我走了。正如我蔫不噔儿地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,不好意思,念成方言了。”周少瑜大汗,一不心念成东北味了,不过李清照也听不懂,一头雾水呢。

    “重来,嗯嗯,轻轻的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的来……”得,徐志摩哭翻在厕所,就因为抽不到近代的美女,所以就抄咱的诗了么。

    “唔,这也是诗?”李清照作为古人,一时半会还真接受不了这种格式,不过也不否定的道:“到是有几分意味,还有么?”

    有!必须有!而且接下来要上干货!周少瑜嘴角一扬,瞅着李清照柔声道:“笑的是她的眼睛,口唇,和唇边浑圆的漩危艳丽如同露珠,朵朵的笑向,贝齿的闪光里躲。那是笑——神的笑,美的笑:水的映影,风的轻歌。”

    李清照一听,脸色刚刚正常没几分的脸蛋‘唰’一下又红了,左手被勾住了没办法,于是只好脑袋一偏,右手呈兰花指状挡住了侧脸,不好意思让他再瞧。

    周少瑜可乐坏了,太配合了简直,因为她这一动作,脸的确是看不到了,只能看到头发和耳朵,可这不刚好和下半截对上了么?于是继续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笑的是她惺松的鬈发,散乱的挨着她耳朵。轻软如同花影,痒痒的甜蜜,涌进了你的心窝。那是笑——诗的笑,画的笑:云的留痕,滥柔波。”

    好嘛,这一下李清照不知所措了简直,看得见脸的时候她的眼睛口唇,偏过去了又她的鬈发耳朵,简直坏透了。

    李清照觉得这辈子的脸红次数,加起来都没今多,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的飞快,有几分刺激,又有几分欢愉,当然更多的还是羞意。

    “这诗,喜欢么?”周少瑜真真是坏的没底,人家都羞成这样子了,还要追问,就算是喜欢这诗,又怎么好意思回答?

    “你,你松手啦。”李清照扭过身子,发出的声音如同蚊子一般。她是真心扛不住了,就好像落入大灰狼手里的白兔,慌乱的想要远远逃开,不然怎么被吃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大灰狼又怎么可能放掉白兔呢?何况对周少瑜来,真的有几分恋爱的感觉了,白花一样纯洁的李清照,怎么就这么惹人喜欢呢?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