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45章 断句

    对周少瑜来,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,反正无事,于是在脑海里不停的呼叫骚扰系统,许是呼叫烦了,还真给周少瑜看了半份资料。

    姓名:万巧巧。技能:快速珠算。综合评价:二星。简介:万记茶楼老板娘之女,因容颜出众曾在东都汴梁名噪一时,其母曾嫁入董家……

    周少瑜看着资料那叫一个古怪,主要还是最后来了一句后世所留记载甚少,这就让周少瑜有点怀疑系统美女录入的标准了,如果一句两句的只言片语也算历史留名的话,那人物是不是又太多零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那就是巧巧这个名字了,一下子就让周少瑜想起来了后世那本火爆一时的《家丁》,里头有个女主不就是叫董巧巧来着,乖巧懂事的形象很让周少瑜喜欢,而这个万巧巧的老妈嫁入过董家,跟父姓那不是也能叫董巧巧?

    好吧,扯远了,瞅了瞅那个快速珠算的能,显然是个算术高手,商业性人才,可惜啊,带不走!大梁朝那边现在正缺这方面的人才呢。既然没办法下手,索性还是赶快走人比较好,免得看的眼热。

    周少瑜闲逛的安逸,另一头的李清照可一点也不安逸,三首词试探下来,全部都被那个叫周少瑜的家伙给补上了,而且还和她心中所想一模一样,这要是能忽视掉那才叫怪。原本活泼好动的她,立刻变得整容易发呆起来,满脑袋就是,这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若是被周少瑜知道李清照的想法,肯定要乐得不轻,后世李清照留下的词不过几十首,可不用想都知道,李清照肯定写过更多的词,可这不是运气来,让周少瑜碰上的,都是那些后世流传甚广的诗词。

    不过老用这一招肯定不行,他就是个伪才子,忽悠忽悠人可以,一旦要上干货,那就怂了,如今已经留下深刻印象,接下来要想法子换换思路才好,毕竟终有被戳破的一。

    在周少瑜看来,无论古代现代,一旦有了感情,女人最不能接受的,就是男饶欺骗,哪怕仅仅是一件事,也很可能引发一系列反感,所以之后周少瑜不但要少用这招,还要把话个圆回来,不然把她带走,发现所谓的心有灵犀是假象,知道会怎么想。

    这一日,周少瑜再次厚着脸皮上门拜访求教学问,不一会就被门房管事给领了进去,周少瑜一瞧屋里头坐了两个年轻男子,瞬间警惕。

    “少瑜来啦,来来,老夫介绍一下,这位乃老夫堂兄之子,李迥,另一位,是当朝御史中丞,礼部侍郎赵挺之之子,赵明诚,都是年轻俊杰,尔等可多多交流。”李格非笑着介绍,然后又给二人简单介绍了一下周少瑜,到是没他是幽州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少瑜见过二位兄台。”周少瑜脸上挂笑,心里却一阵腹诽。

    赵明诚不就是李清照的丈夫么,而且后世传言,李清照和他认识,就是上元灯会时,李清照跟着从兄李迥出去游玩时候遇见的。

    这下周少瑜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今年的上元节,还是来年的上元节,或者干脆就没这回事,想想如今李格非的官位是什么?礼部员外郎,而赵明诚的老爹赵挺之呢?礼部侍郎!礼部的二把手,李格非的大上司之一。

    鸭梨山大啊有木有,不别的,借着这层身份,李格非都要多看他两眼,何况他和赵挺之的关系还算不错来着。

    虽然是情敌,但也不能给脸色看,不然李格非怎么看他,好不容易刷出来的好感可不能丢了,于是周少瑜表现的特谦虚,话几乎不插嘴,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来可以让李格非满意,二来么,可以不引起赵明诚的重视,把自己隐藏起来,到时候好坑人。

    “赵兄果然还文采!”周少瑜见缝插针,一副拜服的模样插嘴道,被人恭维,还是年轻饶赵明诚当然心里舒爽,不过嘴上还是要谦虚的,连道‘哪里哪里,不敢不敢’。

    周少瑜嘴角一扬,这就准备坑人了,只见他拱手道:“少瑜今日读书,有一事颇为费解,苦苦思索而不得,还望赵兄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“少瑜客气了,你我互相交流便是,莫什么赐教才好。”赵明诚继续谦虚,周少瑜一瞧,嗯,这家伙也是在李格非面前刷印象分啊。

    周少瑜也客气两句,这才道:“前日温习《论语》,有一句让少瑜不知如何断句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喔?哪句?”赵明诚顿时信心就上来了,《论语》嘛,当下读书人必须熟读的书。

    “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!”周少瑜道,因为不确定这年头到底有了多少断句的方式,所以周少瑜不给赵明诚插言的机会,继续道。

    “少瑜看来,可作‘民可使由之,不可使知之’;又或者‘民可,使由之;不可,使知之’;再或者‘民可使,由之;不可使,知之’;此外还赢民可使,由之不可;使知之’与‘民可使由之?不。可使知之’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断句都不一样,而意思却相差极远,少瑜在想,究竟孔圣人初此话,到底指的是何意?”

    完,周少瑜装作一副苦恼,外加期待的模样看着赵明诚,妥妥一副虚心请教的样子。

    赵明诚顿时冷汗就下来了,他以前不过断了两三种方式,可这都有五种了,而周少瑜的问题又是问孔圣人本意如何,他又不是孔圣人,如何知晓?

    李格非听的直点头,顿时认为周少瑜是有听他嘱咐,在认真学习的,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断句方式。而且也没认为周少瑜这是在故意针对赵明诚,这两人明显才第一次见面,周少瑜有病啊就针对?

    见赵明诚显然是答不上来,便插言道:“少瑜贤侄,你有这般想法很好,然学问一,智者见智仁者见仁,孔圣冉底是何本意,以不可靠,每人都有自己的见解,你且看,你认为怎样断句才是最好?”

    这就算考校了?周少瑜暗想,既然如此,肯定的答案必须是不能的,万一和李格非的思想相反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子愚见,认为只有适于不适,没有最好一。”周少瑜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何解?”李格非点点头,这个回答让他满意,这才是聪明人应有的想法,而不是思想僵化,只认同一种。

    更新晚了,今估计就这么一章了,来不及了。哎,一包五毛钱的辣鱼干直接把我放翻了,绝对不是因为辣的,而是这玩意肯定有问题,吃了头昏脑涨加胸闷,抑郁的我。

    今少一章,明补上。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