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6章 晚宴

    眨眼又过了一个月,漫无目的的周少瑜都有点呆烦了,主要是心慌啊,这都进入了4月,来了都三个多月了,和上回穿越去唐朝勾搭陈硕真的时间一样长。

    然而那劳什子系统居然真的玩起了失踪,音讯全无,太害人了,这到底还能不能走人,老实讲,周少瑜还真有点想陈硕真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待着也的确很无聊,曹操有意晾他一段时间,啥事也没给安排,周少瑜到是有个议郎的身份可以去宫内点卯,可人家汉献帝刘协指不定怎么讨厌他呢,进去给人找理由收拾么?

    最熟的当然属司马懿了,可人家却不像他这般无所事事,人家在丞相府事多很,司马懿不在家的话,周少瑜还真不好过去打搅,一家子女眷孩的,引起啥留言咋办。

    曹植更别提了,这家伙讨要几次酒水不成之后,自觉时机未到,基本不过来了。而其他人,周少瑜不熟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为了打发时间,周少瑜找司马懿要了副弓箭,整窝在家中的院练习射箭,反正也不厉害,距离短点就短点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练刀?鬼扯么不是,能远距离解决的问题干嘛要跟人近战火拼,一个不慎挨上一刀就算没死也难受啊,做为一个安安稳稳的现代人,那得怎样心大才敢一穿越就和人拼刀子去。

    反正周少瑜想了好,先练射箭、骑术,嗯,还有耐力,稍有不慎随时准备跑路,只要有命在,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瞧瞧人家刘备,各种跑路,还不是当了皇帝。

    ‘咻……’周少瑜开弓瞄准,一箭准确命中十米开外的箭靶上,不是不想再远一点,院子的最长距离也就这么点,校场他进不去,而出城练习么,周少瑜又没下人,自己又不会驾马车,这时候的马连个马鞍都没有,骑得难受,不爱动弹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曹操见了汉献帝一面出了皇宫,如今十四州并为九州的事情已经完成,且下个月就要封魏公的事情也已经定下,剩下的就是选个良辰吉日将三个女儿送进宫为妃,进一步掌控汉献帝。

    这会曹操突然想起了周少瑜,便将司马懿唤来问道:“文兴最近如何?”

    “禀丞相,文兴近来整日待在家中习射,并无任何其他举动。”司马懿老实交待。

    “仍未安排奴仆?”曹操又问。

    “未曾。”司马懿答。

    曹操眯了眯眼睛,心这家伙可疑啊,一个奴仆都不安排,司马懿送过去的又不要,这哪有半分要安家落户的样子,是假意投靠随时准备走人?还是表达对他不重视而不满?不过不管是何原因,这都是个有野心不安分的家伙。

    那就再晾几时间再,等过得几日选定吉日下了圣旨,确定了曹节的婚事,再见他一面好了。

    过得几日,周少瑜从司马懿口中得知了曹节姐妹三人被下旨封为夫人,下月就要入宫的消息,同时还有曹操让其参加晚宴的吩咐。

    这是要结束了?周少瑜无不抑郁的想。失败的感觉还真是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参加丞相府晚宴的人不少,而周少瑜一来投奔晚,人也年轻,没立过什么大功官位也不算高,白了,资历浅,是以坐在后排最下方的位置,一点也不打眼。

    曹操很大方,请众人吃牛肉,每人一大碗,周少瑜看着自己桌上碗中那一坨差不多自己四个拳头大的大块牛肉,简直都无语了,幸好还是拿火烤出来的,不然若是煮的,还真没法吃。

    周少瑜觉得口味很一般,但架不住其他人吃的很嗨啊,刀一切抹下一块肉来大嚼特嚼,想到自家主公权势愈来愈大,未来充满希望,纷纷高心很啊。

    “诸君满饮此杯!”曹操举起手中的酒爵满面红光的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请!”众文臣武将也纷纷附和,然后袖子一挡,嗯,满饮,一口干了。

    不好喝!这是周少瑜的想法,真是无聊的晚宴啊,不过,名人还真多诶,尤其最打眼的那个,身型魁梧,胡子拉碴,瞎了一只眼睛,一瞧就是条猛汉的家伙,夏侯惇诶有木有!不过压根没带眼罩,真真是吓人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看似很忠厚低调的老头儿,老狐狸贾诩诶,如果不是知道他的为人,还真得被这形象给骗了。

    哎呀,再瞅瞅那个憨厚的大胖子,哦哟,合着许褚不是啥白白胖胖的大胖子啊,那胡子,都快长一脸了。

    “文兴可在?”周少瑜正打量的过瘾呢,就听曹操再换他。“嗯?文兴可在?”

    “主公,文兴在此。”周少瑜站起身拱手道。趁着低头瞬间暗中撇撇嘴,被打断了看名饶兴致,不大高兴,而且他算是明白了,曹操这家伙压根就没想过把曹节嫁给他,还什么自己不是什么顽固不化之辈呢,嘁,大骗子。

    “诸位请看,此俊才便是周叶周文兴,此次南进,孤若听文兴所言,早已将那孙权儿拿下,不得如今已在吴郡与诸位饮酒,哎,悔不听文兴所言啊。”曹操叹道。

    曹操这么隆重的介绍,其他缺然要给面子多看两眼两句好听话来,周少瑜暗暗腹诽,这话的,嘛叫诸位请看,哥又不是猴子。

    所以距离产生美是对的,以前曹操只存在于历史,周少瑜对曹操的评价也是厉害,有本事,很钦佩!现在呢,恩,的确是厉害不假,可钦佩绝对没有,这是个大骗子!绝对的!

    接下来只听曹操又道:“文兴曾向孤提亲,欲娶孤之爱女节儿为妻,奈何如今节儿已封做夫人,不日就要入宫,本欲再指一女嫁与文兴,奈何都已有婚约。文兴,你可怪孤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主公严重了。”周少瑜就是有九个脑袋也不敢怪啊。

    “诶,终究是孤有愧与你,文兴孤家寡人,欲娶妻妾成家立业实乃人之常情。”曹操到这,也不问周少瑜的意见,直接对众壤:“文兴仪表堂堂,智谋非凡,不知诸君家中可有适龄女子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少瑜傻了,瓦特啊呦弄啥嘞?这是要给我找婆娘?要不要这样啊,太夸张了有木有,哥抽到的是曹节,别人我也带不走啊,真嫁过来那不是害人么?

    嘛,封面终于有了,但是……这个,总觉得……额……嗯……你们懂的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