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5章 迷茫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他人派来的细作!”曹节大吃一惊,急急站起身后退几步,一副你敢靠近我就敢喊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周少瑜乐的不轻,虽然的是实话,可这样吓唬人也挺好玩的,不过走到这一步,周少瑜是真心没什么把握顺利把曹节带走了,也无妨,纯当实验呗,一个一星美女,且到目前为止连长什么样都没见过,这让周少瑜怎么在乎的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若是细作,要多作死才会在你面前出来?纵然曹公的做法无异于将你牺牲,不过你终究是他女儿,是细作的话,再怎样你也不会知情不报吧。”周少瑜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到底是何人,又是何意?”曹节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且放宽心,包括你在内我不会对任何人不利,也不会窃取任何的情报,我就是来玩的,嗯,你可以把我当做游历下的花花公子,而目前感到有兴趣的,就是美人你了。”周少瑜索性玩一把大的。

    “你知那长江之水是何波澜?知那泰山之巅是何模样?一望无尽的大海是多么壮阔?悠悠草原又是如何辽广?”周少瑜折扇一开,继续道:“这大好的锦绣河山是多么秀美,大漠的异域风情是如何诱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见过极西之地金发碧眼之人,又可见过有人可以黑如焦炭?有多少美味瓜果且莫吃过,便是你见都没见过。贵为丞相之女又如何?在我看来,终究也不过是井底之蛙,若是对你无任何兴趣,我压根不会在此间停留,不是我,单拿这里的饭菜来讲,实在太难吃了。”

    到最后,周少瑜一副嫌弃、怨念很深的模样,在现代社会,有多少人们餐桌上常见的蔬菜瓜果是古代压根都没进入国内的,各种调料,各种做菜方式,在这里通通没有,如果不是不吃饭不行,周少瑜甚至想干脆不吃了,实在是口味接受不能呀简直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曹节被的哑口无言,她一个闺中长大的少女,即便能识文,可又能知道多少,做为一个掌控朝政大权丞相的女儿,曹节自认出身还是很高贵的,可周少瑜那瞧不起的态度又不似作伪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知,那又如何?况且蛮夷之地又有何稀奇。”曹节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如果真的是这点好奇心都没有,我对你兴趣也不大了。”周少瑜耸耸肩,好奇心是人类发展的根源,正因为了解了无数个为什么,才能够有长足的发展。

    周少瑜敢肯定,美女抽奖系统里面,肯定有很多花瓶式美女,既然都是美女了,那么周少瑜也就不在乎她本身有多废,只要能发展提升就行,不然要之何用。

    “不过真没兴趣知道?”周少瑜饶有兴致的道。“你留在这里,也不过是进宫当一阵皇后,过把皇后的瘾,然后等死罢了,曹公年岁大了,等你父亲一过世,你哥曹丕就会篡位,然后,就没然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跟我走呢,不仅有机会到处看看,只要你够本事,无论是管人参与政事还是经商,甚至带领军队成为女将军,都是可以的,女人能顶半边嘛,女子无才便是德什么的,我是很不赞同的,对了,你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这话曹节听着有点心动,普通人家的女子可能因为生计不得不抛头露面忙于奔波,而对于她这样条件不错的家族女儿来讲,那基本就是养在闺中了,有些不一样的想法是自然的,然而因为整体环境的影响,即便有想法也不可能付出行动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识得文字,只是看的不多,因为家父头疾,曾学过一些医术,不过,并不专精。”曹节完,才发觉自己会的真的很少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周少瑜来,却是意外之喜了,比不得陈硕真的自学成才,像曹节这种拥有良好的家世,更多是耳目共染之下的大局观,因为生活在内院,简单的指示下人做事一般也是井井有条,至于医术,不一定非得专精才成啊,加起来往后成立个护士队什么的,完全不是问题嘛。

    况且山寨最难招的还真是大夫医生,人家会医术的,除非意外,不然自然不会差一口吃,别看目前招了百号人,若是出个头疼脑热的,还真是束手无策,这点程度的医术还总是会的吧。

    曹节突然反应过来什么,奇道:“照你方才的法,莫非你还有自己的势力不成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”周少瑜大汗,漏嘴了,讪讪解释道:“势力,势力,和中原无关,再怎样也打不到这来,不过也和这里一般,下大乱,而整个大梁朝的领土范围,和这大汉江山同样大,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是有意染指你嘴中的大梁朝咯。”曹节懂了。

    “总归要有点野心不是么,照我的意思,谁女子不如男,我现在手下排名第一的猛将,就是一位名叫陈硕真的奇女子,也是我第一个带回去的女人,而你是第二个。”周少瑜笑道,心有戏。的虽是实话,却很是误导人。

    紧接着周少瑜蛊惑道:“以你目前的本事,可以带领一对女兵成立急救队,在别的地方或许会有不公,而在我这里,男女平等!男兵与女兵同等待遇,胆敢侵犯女兵着,斩!”

    曹节却是突然轻笑一声,摇头道:“下间真有如簇方?且不你的话可不可信,我却终究是曹家的子女,不明不白的跟你走又算怎么回事?身为儿女,不在父母跟前尽孝,又是何道理?”

    得,白了这么多。周少瑜翻翻白眼,人家不信你有啥办法,还没办法拿出证据来。果然把人勾搭走的最好办法还是用情至深啊,不然,人家凭什么相信你而且还跟你走。陈硕真还好点,孤家寡人一个,走就可以走,而曹节呢,人家一大家子人呢,父母健在的,就算相信你,可又怎么可能不管不鼓走人。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在下告辞。”周少瑜心灰意懒的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周少瑜走后,曹节叹了口气,对周少瑜的话,她是持怀疑态度的,然而也的确像他所那般,自己的处境并不好。将来何去何从,到底又该如何选择。曹节仰头看了看湛蓝的空,甚是迷茫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