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3章 诱导

    周少瑜这话的突然,曹节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曹节却是知晓这事的,也听过眼前的这个家伙曾在父亲曹操那里提过亲,做媒的还是乐进将军,不过却是被父亲借口临时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曹节自是听曹操的话不能给周少瑜机会,因为选择太简单了嘛,一个是刚刚投奔过来的家臣谋士,而另一个,是下之主的皇帝,哪怕这个皇帝是个傀儡,那也是皇帝,曹操甚至许偌过将来让她坐上皇后的位置,那就是一国之母,母仪下!

    大好的皇后不做,却嫁给一个谋士,哪怕年纪更加相仿,相貌也不差,本事也有,可那也不可能选择嫁给周少瑜。

    曹节不话,周少瑜就知道她肯定知晓了,于是警惕的再瞅了瞅四周,确认左近无人,这才道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二公子如何?”

    “自是有本事的。”二公子就是曹丕了,也是未来曹操的继承人,曹节自然要好话,而且也的确事实如此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有本事的,有能力,有胆气,尤其是,有野心!”周少瑜嘴角一扬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下已经乱了很久了。”周少瑜忽的话题一转,叹气道。“当初董卓之乱,废黜旧帝另立新帝,把持朝政权倾朝野,若是无人阻拦,你觉得董卓会不会取而代之?取而代之之后,皇帝会如何?那些后妃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不等回答,周少瑜继续道:“十几年前袁术寿春称帝,建号仲氏,置公卿,祠南北郊,倘若他未有众叛亲离,一鼓作气征南讨北,拿下当今皇帝,那么结局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,这也都已经过去了,再无假设,然任谁皆知这汉室江山将亡,皆有心改换地。现今汉室宗亲刘备入蜀,刘璋懦弱必不能挡,世人皆知汉太祖刘邦乃巴蜀汉中王,最终暗度陈仓取得下建立大汉江山,刘备必学先祖占据蜀川先称汉中王而后称帝。”

    “江东孙氏,历经三代,据险隔江而守,稳若泰山,曹公几番攻打而不得,孙权名为汉臣,实际上早已自成一势,守江东而窥下,日后必称吴国。”

    “再曹公,占据中原,挟子以令诸侯,皇帝傀儡众所皆知,曹公不取而代之乃是为了大义二字,然!”

    周少瑜突然加重语调,道:“句诛心之言,曹公年近六十,大限将至,二公子取代其父号令群臣,就像在下方才所,二公子乃野心之人,安能不废黜皇帝取而代之?届时,你便是大汉皇后又待如何?即便二公子顾及亲情留你一命,但你曾为汉室皇后无法改变,最终蹉跎一生凄惨而死已成定局。”

    “在家人尚且如此,何况他人乎?”

    “这,就是你最终的结局。”完,周少瑜从腰间取车折扇,轻轻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曹节,忍不住身子微颤,她只想过自己会成为一国之母母仪下,却忽视了这汉室江山早已式威,做为妹妹,怎能不了解曹丕的野心,肚量狭窄,无容人之量,便是对待性子洒脱的曹植,也是多有防备,若是她将来成为皇后,而二哥取而代之,她的后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不过,即便如此,曹节仍旧强作镇定的嘴硬道:“公子好口才,不过,若如此便想让女子出嫁于公子,怕是不行的,日后如何,谁也不知,而皇后,终究是母仪下的皇后。”

    若是曹节就此被吓住,周少瑜反到失望,毕竟如果不是值得培养的人才,哪怕带走也就是个花瓶,曹节如此表现,反到是让周少瑜高看了一分。

    其实曹节的话也对,皇后终究是皇后,不是什么路边的老鼠,而周少瑜呢?压根没法在曹操这待多久,不可能变成高官达贵,离开这里,更是山贼一个,人家堂堂丞相之女,看得上才怪。

    不过么,系统过,无论用什么办法,只要让抽中的美女心甘情愿的点头,就能将其带走,那么就算是骗,也没什么问题吧。

    今了这些,也就够了,没必要一次完,给曹节心里埋下一颗种子,然后冷静冷静,这颗种子便会发芽,迫使曹节去想将来的可能性,只要她愈发觉得入宫给汉献帝为妃为后乃是死路一条,自己的希望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周少瑜拱拱手,没有再话,骑上马慢悠悠离开,不一会,曹植回来了,看见就曹节一人还惊奇了一下,心道周少瑜到是有够君子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,为兄转了一圈,奈何无野兔踪影。”曹植开口道,也不提周少瑜那茬。

    “三哥,你觉得二哥如何?”曹节抿了抿嘴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曹植一僵,曹丕的确挺虚伪的,对他也多有防备,谁让他更受曹操喜爱呢,可这话也不好对曹节讲,只好语气淡淡的道: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曹节心中一叹,怎能看不出曹植所言并非心中所想。若是不够聪慧,曹操又怎么会在同样要入宫为妃的姐妹三人中,确定让曹节为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日,曹节心不在焉,心乱如麻,索性托病不出,整日待在房里静思。而周少瑜,却是给累坏了。

    不是好了要请曹植喝酒么,而蒸馏酒在这时候压根不可能出现,为了以防万一改变了历史,周少瑜都没敢请人做一套蒸炉出来,可问题是这年头也没烧杯试管酒精灯呀,采购了一批瓶瓶罐罐各种改装,花了好几时间才勉强弄出一坛不正宗的蒸馏酒出来,不过反正也没人喝过,瞧不出端倪,应付曹植肯定是够了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曹植大呼过瘾,这蒸馏酒再怎么不正宗,那度数也比现在的酒高多了,两口下肚,曹植脸色就红润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文兴,这酒当真下只此一坛?”曹植又喝了一口,颇有些惋惜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在下偶得几坛,如今也只剩这一坛了。”周少瑜满口瞎话忽悠。

    曹植眨巴眨巴眼,瞅了瞅周少瑜杯中的酒,笑道:“文兴,打个商量如何?不若这酒……”

    周少瑜秒懂,好吧,为了能再见到曹节,忍了。

    “在下不胜酒力,实在喝不得了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懂,我懂!包在我身上。”曹植大喜,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这夜,喝了半坛的曹植伶仃大醉,还给这酒作诗一首,可惜这里只有周少瑜在,周少瑜自然不可能往外传,曹植醉成这模样故意事后也得忘了,不然曹植名下就得多一篇诗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