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21章 勾搭

    “能不去么?”周少瑜一脸为难的问。

    汉献帝刘协再傀儡,那也是名义上的皇帝,下的共主,进宫面圣肯定要下跪,周少瑜哪乐意啊,跪跪地跪父母,唯独脑袋里没什么跪皇帝的概念。

    “周议郎,您可别为难的了,皇上还有丞相与众朝臣,都在朝堂上等着呢。”太监要哭,不带这样的,不是害人么。

    “得,稍等片刻,我准备准备。”完,不等太监话,周少瑜就在宅子里走了一圈,然后拾了一根粗木棍,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少瑜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周议郎,您这是?”太监有点傻眼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么,怎么突然就瘸了?

    “一路行军,我一个文弱书生,经不住折腾,两腿双麻无力。”周少瑜翻着白眼道。

    好嘛,那骑马肯定是不行了,太监没办法,只好快速准备了一辆马车,然后飞快的赶去宫郑

    许昌终究不是洛阳,皇宫也是后来新修建的,地方不大,更莫什么雄伟之类,和后世的故宫压根没法比。

    唯一让周少瑜觉得好奇的,就是殿前的广场上,地板上绘制了一副巨大的人首鸟身的东皇太一!也是汉武帝祭祀的至高神,汉朝所信奉的太阳神。

    周少瑜好奇的多瞅了几眼,来不及细看,就有黄门宣旨让周少瑜进殿,周少瑜也不露怯,鞋子一脱,拄着木棍一瘸一拐的进了大殿。

    没错,要脱鞋!汉代官吏拜见君主,除了立大功者,皆要脱履解剑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“草民参见皇上,恕草民一路行军,身体抱恙,无法行跪礼。”虽已经从太监那得知了封光禄勋议郎的消息,可还没正式下旨呢,自然得称草民,只是后面这话……

    总之,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有点傻眼,好家伙,胆子真大啊,是没错,大家伙都知道汉献帝没权,可你这不尊敬的态度基本都摆到台面上了,未免也太不将皇上放在眼里吧,若是汉献帝气愤之下,就是要砍你的头,丞相也难办啊,毕竟表面上总要有点儿尊重对不对。

    不用,汉献帝自然给气坏了,即便一开始就知道是曹操推荐的人,那肯定也是曹操的心腹,但多少抱有点幻想,比如荀彧,是曹操的人不假,可他到底还是忠于汉室的,可惜去年死在了寿春。

    结果呢,这个叫什么周叶周文心,不忠于汉室江山也就算了,居然还敢如此不敬!

    曹操一看汉献帝脸色,心不妙,立刻出声道:“无妨无妨,文兴一路辛苦,若早知如此,定先让文兴多歇息几。”

    别看这话的简单,却表达了好几种意思,第一,这家伙本丞相保了,汉献帝你别乱来。第二,就是告诉文兴你子往后注意一些,以后再这样,就辞了你的官,不用你了!

    汉献帝刘协一听,捏了捏拳,忍了!挥挥手,立刻就有人站出来宣旨封周少瑜为封光禄勋议郎,秩俸六百石。

    完事就没周少瑜什么事了,就算本来有事也不好继续在这待着,跟着一个身穿朝服的家伙去领自己的朝服。汉朝官服没什么区别,都一个模样,多靠冠帽和绶带来区分,周少瑜又不懂这个,不上朝的话可以不穿,也就更无所谓了,反正周少瑜基本就没打算来。

    对皇帝其实是蛮好奇的不假,可架不住规矩麻烦啊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免得折腾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来到这年代,只要不匆忙,能带点纪念品就带点,比如束髻冠,后世老版三国演义里头,周瑜就老带,挺帅!毕竟羽扇纶巾着好听,其实纶巾嘛,也就是脑袋上绑块布。

    再比如看看现在有没有魏晋时期很流行的鹤氅,比如老版三国演义里,诸葛亮舌战群儒时候穿的那身,周少瑜就很喜欢,风度翩翩啊简直。

    所以,综上所述,离开皇宫之后,周少瑜最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逛街!然而,周少瑜很悲催的发现,他带来的那些碎银子完全没办法花掉,因为长期战乱,世道混乱,五铢钱之类的通用货币基本处于废弃的状态,人们更多的是用谷物和绢帛布匹来进行交易。

    所以只拿着一些碎银子的周少瑜别买东西了,就是想吃点什么都没办法吃去,最终还是饥肠辘辘的跑到司马懿家里又蹭了一顿。

    周少瑜觉得这个问题很严重啊,第一回穿越直接就和陈硕真产生了交集,之后的吃喝买东西什么的,都有陈硕真派人管着,是以压根没注意。还以为银两始于两汉,于是就可以直接用了,结果压根不是,那以后要是抽个妲己褒姒西施什么的,岂不是更鬼扯,身无分文啊简直。

    奈何这一次穿越,打周少瑜到了三国开始,无论怎么呼叫系统就没有过反应,除了猜测是不是能量消耗太大导致如此,完全没任何办法,到现在周少瑜还不知道此次穿越能待多久呢。

    还好,到了傍晚,就有丞相府来人赏赐了不少东西,不乏一些粮食绢帛什么的,周少瑜脸皮也厚,粮食谷物直接搬司马懿家里,以后吃饭就在这耗上了,他又没仆人烧火丫头什么的,难道还自己烧火做饭去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,周少瑜觉得自己可以行动了,跟着司马懿径直入了丞相府,因为昨的事,曹操显然打算晾周少瑜一段时间,认为或许有大才,但着实不大懂规矩。

    周少瑜愁眉苦脸的等了老半,才终于见到了曹操,到也没多想,只是觉得这可比在濡须坞曹军大营难见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文兴所来何事啊?”客气一番,曹操笑着问。

    “主公,文兴是想,额,与令嫒曹节见上一见。”周少瑜有点尴尬的,废话,这不尴尬就怪了,跑人家家里泡妹,面都没见过就先让人家老爹点头准他们约会,别古代了,就是后世也没有这么干的对不对。

    可周少瑜也没办法啊,曹操不点头,内宅他压根进不去,叫人传讯人家肯定也不会答应出来相见,到是可以飞书传情,可问题是,除非周少瑜选择抄袭历史上的诗文,如若不然,凭什么吸引人家姑娘,但这一抄,传扬出去那不就算是改变历史了?还让后头的诗人怎么活。

    曹操吃惊不,他以为曾经最重用的谋士郭嘉算个行为出挑的了,结果现在这个更狠,连个婚约都没有,就跑人家屋里想见人女儿,太夸张了吧,不知礼仪为何物么?可一想想昨周少瑜再朝堂上的表现,又觉得这样才合理。

    这让曹操很为难,他可是准备将曹节入宫当皇后的,那么平日的言行举止自然要注意,不能传出什么风凉话来,可周少瑜又当面直接出了口,也不好拒绝的太生硬,想了想便道。

    “后日子恒带家眷出城狩猎,文兴同行前往,如何?”

    子恒是表字,也就是曹丕了,曹操这安排,也是仗着届时人多,不会有什么风言风语来。

    听曹操这么,周少瑜也没办法强求,只能点头答应下来。一出丞相府,周少瑜那叫一个纠结,这勾搭的难度未免太大零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