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9章 仲达

    曹操带头跑,底下那群文臣武将自然也要跟着去咯,乌泱泱一大片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,曹操这一路跑,不仅头盔掉了,披头散发,就连靴子都跑掉一只,还没靠近呢,就远远听见周少瑜还在那喊‘不听我言,悔之晚矣’。

    “文兴真乃吾之子房!”曹操高呼一声就加快速度跑了过去,也真是为难这位快六十岁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周少瑜先是被吓了一跳,接着才发现这个披头散发的家伙原来是曹操,接下来当然是和曹操上演一出你侬我侬的君臣戏码,丞相之称也改成主公,然后其乐融融。压根不知道其实曹操对他动过杀心的事。

    被孙权如此戏耍,自然要到军中大帐商议一番,不过显然这会周少瑜不是什么打酱油的存在了,当曹操再次问计,周少瑜便道:“时机已过,春水方至,不利于战。”

    意思就是现在春雨连绵,再过段时间就要涨水了,不得还要发洪水,咱们一群北方爷们,就更不好打水战了,潜台词就是咱们撤军算了。不过总不能灭自己威风嘛,于是又接着道。

    “然我军赫赫声威,主公威望,我料那孙权定是如芒在背,夜不能寐,不出几日,定会修书一封遣人送达。”

    没错,周少瑜这是又再刷脸了,这‘草船借箭’一完,没几孙权就会给曹操写一封信,一张写了八个字,‘春水方至,公宜速去’。而另一张同样八个字,‘足下不死,孤不得安’。

    大概意思呢,就是要涨水啦,咱们不打啦,你带兵回去呗,而且只要你没死,我就一睡不了好觉,深怕啥时候你又来打我了。

    正好曹操也不想打了,孙权又给了个台阶,于是就下令撤兵回许昌了。

    一切正如历史上那般,几后,时间进入三月,曹操收到了那封十六个字的书信,内容几乎就和周少瑜的差不多了,于是对周少瑜的本事又高看了几分。

    曹操拿着书信,点点头,对诸将道:“孙权不欺孤。”接着就是决定撤军,不过撤军归撤军,总要派人留守,于是周少瑜又跳出来推荐张辽乐进李典。

    历史上本来就是这三人留守,而且之后的合肥之战,张辽简直不要太无担最重要的是,人家曹操也是这么想的啊,推荐的人和曹操想的一样,那不就是又刷了一波?

    待到三位将军出来领命,周少瑜才知道,合着众将里头最帅的那个居然是张辽!啧啧啧,打仗这么厉害,长的还这么帅,让不让其他人活了。

    眼看会议就要散了,乐进又不会跟大部队回许昌,周少瑜赶紧更乐进挤眉弄眼,乐进一瞧,表情很是尴尬,想到昨晚这家伙跑去找他兑现承诺,嘴角就直抽抽,堂堂将军居然还有做媒的一。

    “主公,末将还有一事。”郁闷归郁闷,信用还是要守的,无奈,乐进也只好出言。

    “文谦有何要事?”曹操笑道,乐进嘛,都跟随他好多年了,很是信任。

    “末将,末将……末将此番乃是给文兴做一回媒人。”乐进咬咬牙,的很是艰难。

    曹操乐了,扭头问周少瑜:“不知文兴看上哪家女子?”

    周少瑜嘴角一抽,心这事不应该是问媒饶嘛,怎么问起我来了,只好硬着头皮道:“禀主公,乃是……令嫒曹节。”

    曹操闻言就是一呆,好家伙,这是看上自家女儿了?不过曹节养在闺中,怕是压根没见过,那么就是想攀高枝拉近关系了?

    曹操一共六个女儿,长女曹清(历史名字不详,后为清河长公主,就取了一个清字)已经嫁给了夏侯惇之子夏侯楙,其余皆未嫁。

    但是曹操早就决定把二女儿曹宪,三女儿曹节,四女儿曹华送入宫中为妃,然后让最是聪慧的曹节取代皇后之位,所以不可能答应周少瑜的求亲。

    可剩下两个最的女儿又早有婚约,不可能反悔,这就有点儿难办。

    想了想,曹操便道:“有何不可?然而孤亦不是食古不化之人,文兴若是能让节儿亲自点头,孤便点头将她许配与你,如何?”

    嘴上这般,可曹操却是打定主意回去就要好好嘱咐曹节一番,务必不能答应,等过段时间送进宫中成了定局,周少瑜又奈之若何。

    周少瑜大喜,他哪猜得到曹操竟然是这般想法,只认为能接触到曹节就好,凭借层出不穷的手段,还怕追不到一个古代女子?

    虽决定去追求一个连面都没见过的女子让周少瑜感觉很是怪异,可又无可奈何,曹节可不是陈硕真,陈硕真可以最后无牵无挂,而曹节呢,父母健在,家庭条件优越,之后甚至还会当皇后,除非动了真情头脑发热,要不肯定不乐意跟着走啊。

    一路紧赶慢赶,周少瑜随着曹操来到了许昌,除了感觉新鲜,到没觉得许昌就怎么怎么好,后世信息网络发达,就算没去旅游过,可什么照片没看过,就算是新鲜感,也是觉得‘原来历史上的许昌是这样子啊’之类的感慨。

    大军回归,自是不少文臣武将妻子儿女的出城迎接,奈何周少瑜不会骑马,这一路走走停停练习骑马的机会其实并不多,何况古代马车那叫一个颠簸,周少瑜都快散架了,哪还有什么精力去骑马。好不容易熬到了许昌,即便再想去亲眼看看那些个历史人物,可也实在懒得动弹了。

    大军解散,周少瑜总不可能跟着曹操去他家住去吧,好在曹操到没把他忘了。正躺在马车里半死不活,忽闻马车外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“车内可是周叶周文兴?在下司马懿,字仲达,乃丞相东曹属,奉丞相之命,特来安排住处。”

    我!司马懿!光是这名字都把周少瑜震了几震,撩开车帘一瞧,就见一三十多岁,鹰眼犀利的男子站在车外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仲达兄,久仰久仰!”周少瑜立刻跳下马车拱手道。只可惜没地方吹牛去,瞧瞧,鼎鼎大名的司马懿,也为咱鞍前马后的跑过腿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