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8章 刷脸

    可周少瑜一瞧这样不行啊,曹操可是曹节的老爹,在古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,想接近曹节,没曹操点头怎么成,可曹操对自己没好印象又怎么可能让曹操点头。

    “建安十八年,二百一十三年,这年都发生什么来着?”周少瑜费神想了好久才想起,今年春季,曹操为了加强地方控制,改十四州并为九州。

    尤其曹操任冀州牧,便将幽州、并州、司州等别的一些地方全部归入了冀州。到了五月,曹操封了魏公,这块地方就变成了国中之国的魏国,控制力进一步加强,而且也是实际上的权力中心,汉献帝那个本来就是傀儡的家伙变得更傀儡了,用不了多久连皇后都被迫换掉。

    现在都二月初了,曹操还在这打仗呢,那就肯定是三月撤军回许昌之后实施的,那等于这些东西曹操早有腹案了呀,那么就算周少瑜提出来,也不会改变历史呗。这种投其所好的事情为何不做。

    干就干,周少瑜斟酌斟酌再斟酌,终于洋洋洒洒写了一大片文章,没有任何一处体现曹操的野心,反而时不时歌颂赞美一番,理应如此才是正理。

    这文章递上去,简直正中曹操的下怀,他挟子以令诸侯目的是什么,就是占据大义的位置,照这文章里的法,他曹操那般做不但不是因为野心,而是他对大汉忠心耿耿应得的,乃众望所归。

    曹操高兴了,于是讨好到未来岳父的周少瑜也高兴了,可惜没办法抄诗什么的,不然准被周少瑜拿出来卖弄。

    时间眨眼到了二月末,曹操一直没想出什么办法攻打孙权大军,又有先前夜袭大败,只好一直坚守不出苦想计策。

    这日清晨,江面雾气笼罩,视线模糊,忽闻江面鼓乐齐鸣,锣鼓喧,定睛一瞧,只见数十挂有孙字大旗的轻舟真大摇大摆的靠近。得到通报的曹操立刻带领众将亲自察看。

    周少瑜跟在队伍的最后,一瞧这江面场景,眼睛瞪得溜圆。这一幕或许不熟悉历史的人并不知晓,但如果换一个法的话,那便是众所皆知。

    在三国演义中,诸葛亮草船借箭人尽皆知,然而就是,这都是虚构的,真实历史的草船借箭原出处,就是发生在濡须之战当中,而主人公并非诸葛亮,而是孙权!

    当然,孙权这厮也并非是跑来借箭,而是趁着雾气弥漫特地跑来亲自观察曹军部署的,曹操久攻不下很烦,人家孙权也心惊胆颤的好不好,四十万大军又不是四十万蚂蚁,真攻打过江,那孙家的地盘就岌岌可危了。

    “好胆!丞相,末将请战!”众将一瞧,好家伙,咱们不去打你就不错了,你还敢过来?于是纷纷请战,不管是不是真想打,起码态度要摆出来。

    正巧此刻那数十轻舟距离又近了一些,稍微能看清楚一点,曹操隐约见孙军整肃威武,喟然叹曰:“生子当如孙仲谋,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!”

    周少瑜顿时就有点激动,生子当如孙仲谋!这话可谓鼎鼎大名,流传千古,咱这也算见证历史了!而且还就待在曹操的边上,激动啊有木樱

    这话再好理解不过,同样是继承来的地盘,同样是隔江攻打,人家孙权不仅敢战,还敢主动出击,兵士训练的也是杠杠的!而荆州刘表的几个儿子呢?不提也罢,这差距根本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众将士不得出战,恐防有诈,令弓弩手齐射之。”紧接着曹操便下令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那些船立的可是孙字大旗,孙权亲自出马,就带了这数十艘轻舟?反正曹操是不信,本来人家水军就厉害的多,又迷雾重重的看不清江面,如果真有埋伏,冒然出战岂不是找打?

    怎料话音刚落,后边就一个声音大喊道:“不可!赐良机啊丞相!”

    “何人喧哗!”曹操勃然大怒,军令刚下,就有人出来反对,置他的威严于何地?

    “丞相,文兴恳请丞相速速下令出击!”周少瑜果断站出来大声道,此时不刷一波脸,简直对不起自己穿越者的身份啊。

    曹操多疑,世人皆知,何况周少瑜自己还处在被怀疑的对象当中,所以就算周少瑜再坚持,曹操也不可能出兵迎战,如此也就是依然改变不了历史,反到让周少瑜能在曹操面前刷上一波,反正周少瑜也待不长久,也不怕曹操被削了面子事后找麻烦,只要让他短期内觉得咱有用有本事就成。

    “丞相,我料那孙权定是借着浓雾亲探我军虚实,此鼓乐齐鸣正是欲盖弥彰,此乃赐良机,能否拿下江东诸郡直看今朝啊丞相!机不可失,恳请丞相速速发兵,否则悔之晚矣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将慈孙军奸细拿下!传令下去,坚守不出,弓弩齐射!”曹操哪里肯信,派兵去找死?这周叶周文兴出现的本来就诡异,不声不响就出现在自家大营,此刻又苦劝出兵,是奸细的可能性太大了。

    喂哟,还好还好,只要不是马上砍头就成。被士卒押走的周少瑜心中汗颜,不过嘴上还继续喊呢。

    “丞相,万万不可,丞相速速发兵,速速发兵!”所谓做戏做全套,即便被最终被押进了一处临时牢房,明知曹操已经听不到,周少瑜也还继续顿足捶胸的喊:“丞相不听我言,悔之晚矣,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曹操有令,弓弩齐射,万箭齐发,射的轻舟上的孙军士卒躲在船舱里不敢出来,轻舟一侧甚至因为中箭太多导致倾斜,一个不慎都有翻船的危险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跑都不好跑,孙权果断下令调转船头,使另一侧再受箭。一会,箭均船平,然而此刻浓雾渐散,孙权哪里还敢耽搁,赶紧跑路啊。

    曹操一瞧,江上哪有什么埋伏,果真只有那数十艘轻舟而已,哪里不知道自己上当了!可人家孙权坐的轻舟,速度快的飞起,哪里还可能追的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数十轻舟从眼皮子底下溜走。

    想到方才周少瑜喊的话,曹操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,这简直丢人丢大发了,握了握拳,有些拿不定主意。

    这时,一位身披甲胄的中年大帅哥将军声出言道:“主公可记得本初元皓呼?”

    本初是谁,袁本初袁绍是也,而元皓呢?袁绍底下有名的谋士田丰是也!当时袁绍要发兵打许昌,田丰劝阻,袁绍不听,还将田丰关押起来,再之后便是经典战役官渡之战!

    袁绍最终兵败,数十万大军仅余八百骑逃走,因无容人之量,回去反而把事先劝阻的田丰给杀了!

    而这句话也是在拿此事在劝曹操,换言之便是,文兴大才,汝可是想做袁绍袁本初呼?人家周文兴有大才,你不仅不用还想杀了,和无容人之量的袁绍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曹操闻言猛然惊醒,此刻众目睽睽的,自然不好回话,不然不就是明他刚才真是动了杀心了么?每个枭雄都是生的演戏高手,只见曹操望着江面囔囔道:“赐良机,机不可失,悔之晚矣!”

    紧接着拔腿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“文兴何处,快带吾去,吾要亲自端茶道歉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