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3章 骑术

    “此山如何?此山陡峭而不失秀丽,又有群山拱卫,咱们大可以谎称在疵到仙人指点,成立教派,然后深入百姓群中宣传,百姓愚昧,只要些许手段,必定深信不疑,死心塌地的跟随我等……”陈硕真指着一处山峰理所当然的道。

    应该不愧是有经验人士么,一下就瞧到了一座山,可是后面的话是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打住!绝不能用神仙得道啊什么的做宣传,骗的了一时骗不了一世,这法子不能长久的。”周少瑜赶紧打断陈硕真那不靠谱的计划。“百姓淳朴,只要能给他们希望,何尝不能聚众起事。”

    “再且此山虽易守难攻,却也是个死胡同,一旦围住想跑都跑不了,且山顶范围太,无法容纳下太多人,不利于发展,还是再看看。”周少瑜瞧了瞧,果断摇到道。

    巫县以北未发现合适的地点,沿着官道,周少瑜带着陈硕真到了巫县南边通往兴武县的官道上,途中无意间发现一条隐蔽的山间道,估摸着往里怕是走了一个时辰,才终有发现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好!”周少瑜指着一座上,双眼大亮。“咱先爬上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登高望远,周少瑜将整个地势瞧的一清二楚,此处山川连绵,又只有一条隐蔽山道通往,不利于大军围剿,一个时辰的路程也足够探子发现并回报,从而做出反应防卫。

    再且此山有左右与后山三座山峰拱卫,可让人分别驻守成掎角之势,山坡陡峭,到了山顶处却是地势平坦,尤其这主峰,甚至还有一滩池可做饮用水源。而后山之后,又是悬崖峭壁,峭壁之下便是一片河滩外加超大的水洞,紧挨着就是巫江,以后发展壮大,甚至还可以训练水军。

    “完美!”周少瑜越看越满意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不错。”陈硕真也大赞道。“也不知此山是何名字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却是毫不在意的摆手道:“管他什么名字,咱自己重新取一个就是,简单的很,照我,左青龙右白虎,后为玄武守卫,中为麒麟祥和。”

    陈硕真到是没什么意见,只不过这里头还少了个朱雀不是,正要好奇问上一句,就听周少瑜接着道:“至于朱雀,咱们起于南方,另外大梁朝乃是金德,火克金,咱们以后的队伍就叫朱雀军!”

    周少瑜可是想的清楚,系统发布的任务虽是山贼之路,但不用想也知道,随着发展,势力肯定越来越大,迟早会成为朝廷的眼中钉肉中刺,必然要发生一场大战。

    且当下朝廷腐朽,百姓艰难,瞧这架势就是要江山易主的节奏,下之主,是个男儿想到此都会热血沸腾,何况周少瑜这个来自21世纪对皇权毫无敬畏的家伙。再了,即便周少瑜不参与进去,等新朝廷建立,照样会视周少瑜的山寨为乱党派兵剿灭,既然如此,何不干脆打算放远一些?

    陈硕真一听也觉得这名字不错,当初她自创的教派不也是叫火凤社来着,不过想到自己主导的起义失败的如此之快,周少瑜又狠心肠的一点忙也不帮,便没好气的打击道。

    “好志气!不过在那之前,能不能先把骑马熟练了?”

    周少瑜老脸一红,他的骑术连门都没入,顶多也就是坐在马上慢悠悠的来,此番东奔西走寻找满意的地盘,都是陈硕真带着他骑。没办法,在后世基本都坐车坐飞机了,还能剩几个骑马的。

    事实虽是如此,但周少瑜却嘴硬道:“啰嗦,所谓下着劳力,中者劳智,上者劳人,我做为山寨将来的核心人物,还能带头冲锋不成,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懂不懂。”

    见周少瑜如此嘴硬,陈硕真好笑道:“那岂不是更应该练好骑术,将来遇到危险也好逃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!”周少瑜一本正经的点头道。“你这个提议非常有建设性,很好,你放心,就算要逃命,我也不会丢下你不管的。要生一起生,要死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完周少瑜自己都是一个哆嗦,像这种直白肉麻的话,真不是一般人能出来的,周少瑜之所以这般,也只是想试一试效果。

    陈硕真抱着胸好笑的道:“我又不是啥也不懂的姑娘,你这话哄谁呢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样,不过明显陈硕真的语气柔了几分,周少瑜很是满意,还哄谁?哄的就是你嘛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我,其实我的骑术还是可以的。”选定霖点,顿时轻松了几分,周少瑜也有闲情嬉皮笑脸的开这种不要脸的玩笑。

    陈硕真第一反应是嘲笑他,可见周少瑜一副邪恶的挑眉模样看着她,这才恍然大悟这家伙的骑术是什么,当下羞怒的捡起一根树枝作势预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娘子发飙啦!”周少瑜拔腿就跑,边跑还很欠扁的一边回头道:“娘子呀,怎得如此生气,为夫骑术好,房中之事岂不更加美满?”

    “你还,老娘打死你这个登徒子。”陈硕真举着树枝猛追不舍,怎料跑在前头的周少瑜突然脚下拌蒜摔倒了下去,陈硕真触不及防之下也被绊倒,两人抱在一起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哈哈哈哈……”见陈硕真仍旧一副脸色通红羞恼的模样,周少瑜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笑,让你笑。”陈硕真又拿起树枝,想了想又怕真伤着,于是丢掉树枝,将周少瑜压在身下改打为掐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哎哟,饶命呀娘子,为夫错了,为夫骑术不佳,娘子才是最厉害的,娘子骑术最好了,以后让你在上头。”周少瑜吃痛讨饶,却仍旧不忘口花花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陈硕真这才满意的停下来,随即一愣,连忙从周少瑜的身上爬起来,她虽*****可有些东西听那些妇人私下里聊过,是以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坏人,不理你了。”饶是性格直爽的陈硕真也受不得如此言语,羞恼的跺跺脚,扭头便往山下走。才没走出多远,就听身后周少瑜唱到。

    “一呀么摸,摸到妹妹面边丝,乌云飞了半边;二呀么摸,摸到妹妹脑前边,庭饱满兮瘾人……”

    陈硕真好气又好笑,亏得自己当初把他当成隐士高人,哪有隐士高人唱这种调的,不过,似乎也不排斥他这样呢。

    曾经的经历都成了过去式,如今这里是大梁朝,身边也只要一个决定要跟随他一生的周少瑜,不管是什么样子,总归是欢喜与喜欢的,更莫,两人相处之时还很轻松愉快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