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10章 归宿

    其实周少瑜完全可以在陈硕真的身边待着,不仅可以学习点起义经验,还能培养培养感情,好感度max可是有奖励的。

    但可惜的是,周少瑜知道,陈硕真的这次起义是必然失败的,一次失败的起义,其惨烈程度自不用,周少瑜能带走陈硕真,却带不走别人,与其如此,还不如早早就远远躲开,免得和他人有了交情,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惨死。

    几后,十月初五,陈硕真收到线人报信,官府已经开始警惕,有防范于未然的打算,匆忙之下,陈硕真在覆船山登基自称为文佳皇帝,封章叔胤为仆射,童文宝为大将军,另有官员武将数人。紧接着急袭睦州。

    一切都和原本的历史一模一样,唯一的变化就是,在称帝之后,封赏文武之时,陈硕真特写诏书一份,封周少瑜为帝师,见皇不跪,平起平坐。得知消息的周少瑜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睦州官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几乎没做什么反抗就被陈硕真占领,而陈硕真信徒众多,即便没直接参加起义军,至少也会支持,是以整个睦州虽然换了主人,却更多的是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一样。

    “老师早就知道我会顺利攻下睦州,所以才特地在睦州等待对不对?”陈硕真一处理完事物,立刻就跑来周少瑜这里。

    因为是领兵打仗,为了手脚方便,陈硕真没再穿那一身白色道袍,而是改换成了一套大红色的紧身衣,目的就是为了显眼,让手底下的人看见自己这个做皇帝的身先士卒,从而让士气大振,打仗更加卖力。

    “********,凹凸有致,身材不错啊。”周少瑜摸着下巴很是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后,心中暗道,尤其那双紧绷的大长腿,很有型啊。

    而对于陈硕真的话,周少瑜很是故作高深的道:“这只是第一次,接下来我依旧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这会陈硕真闹不明白了,这睦州已经攻下了,而睦州显然不能满足陈硕真的胃口,接下来自然是大肆发展,四处攻打扩大地盘,没什么具体的原因的话,这睦州甚至压根不会再来。

    “哎,不用多久你就会明白的。”周少瑜叹口气,就这样亲眼看着一支注定失败的起义军从开始到结束,感觉别提多复杂了,哪怕知道这是历史,结局必然如此,但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。而且,这件事也不上哪边是对,哪边又是错。

    之后,陈硕真遣章叔胤领军攻占桐庐,有了基础地盘,响应者众多,陈硕真亲帅大军攻打歙州,奈何久攻不下,只能撤退,因为此刻扬州长史房仁裕已发兵征讨,用不了多久就会赶来。

    随后,陈硕真命童文宝统兵四千掩袭婺州,怎料半途遭遇官军,不得已,掩袭变成强攻,而陈硕真迅速率主力大军前往婺州支援,然而依旧无法攻下婺州,局面僵持。

    从一开始的势如破竹,到现在的连连受挫,陈硕真大军因训练不足战力低下不,士气也是跌到镣估,不仅没有攻占婺州,反被婺州刺史崔义玄反打,陈军大败,退往睦州,撤退途中,崔义玄紧追不舍,起义军上万人投降。与此同时,扬州长史房仁裕也亲率援军赶到。

    永徽四年,公元653年,十一月末。

    整个睦州城死气沉沉,充满了不安与迷茫,城外已经被房、崔两军重重包围,敌众我寡,除了死守别无它法。但谁都知道,一个的睦州城,是守不住的,迟早会战败。而睦州城内一处不起眼的院内,陈硕真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的在睦州等我,是这个意思么。”良久,陈硕真嗓音有些嘶哑的道。

    周少瑜苦笑,也不知道该什么好,到是后悔没事装什么x了。

    “老师,你一定还有办法的对不对,哪怕一计也好!”陈硕真哀求道。“我不甘心啊,为什么,我只是想让大家吃饱饭,过上安稳的日子,不用卖儿鬻女,不用流离失所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就不能让我成功呢!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简单了,百姓富足,又哪是那么容易,唐太宗李世民号称千古一帝,不也依旧做不到这一点?”周少瑜沉默片刻,摇摇头,道。“而且,非是我不想帮你,而是我不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!”陈硕真死死的盯着周少瑜,拳头紧握,一个控制不好,怕是直接打到周少瑜的脸上去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刚见面时候我的话么?”周少瑜提起酒杯喝了一口,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,做为一个现代人,对于人命最是看中,然而冷兵器的战争最是残酷,即便周少瑜没有参与进去,心里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“前知数千年,后知数千年,其实这句话也不对,即便往前再推数百万年,我也知道发生过什么,而往后,我只知晓一千三百余年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着,看了看陈硕真的表情,见她没有反驳的意思,便继续道:“我为什么知道你会败,而且还败的这么快,为什么知道大唐还有多少年才会灭亡,因为我根本不是你们这个时代的人,我来自一千三百余年之后,对我来,现在发生的一切,都是历史,都是已经成了定数的东西,所以,我没办法去改变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可以信你么?那你为何又能带我走。”陈硕真听完,面无表情的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周少瑜叹了口气,自己果然还是太嫩了啊,第一次勾搭美女,勾搭成这样,简直太失败了。不过有些事情肯定是没办法隐瞒的,比如陈硕真是唐朝人,以后再抽个宋朝明朝什么的,一搭话,不就暴露很多问题了么,与其这样,还不如一开始就明白。

    “具体原因我不能,也无法解释,但我能救的只有你,而且还是你心甘情愿跟我走的情况下,否则我也没办法,虽然短暂,你的确是历史上第一个自称女皇的人,而且我也可以透露给你,这大唐,下一个皇帝,也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与我又有何关系,总之,你救不了外面的那些人对么?”陈硕真惨笑一声,道。

    周少瑜沉默的点零头。

    “好,便依你所言是真,那么我原本就应该战死吧,这样才是我的归宿不是么,是我带领着他们起义,告诉他们能过上好日子,到了如今,我没法做到抛下他们所有人,却独自一饶苟且偷生,所以,对不住,你我的赌约我无法履行,告辞。”

    陈硕真抱了抱拳,毫不犹豫的扭头就走。周少瑜张张嘴,却不出挽留的话来。或许对于大唐的统治者来,陈硕真就是个发动叛乱的乱臣贼子,但对于那些生活在底层的百姓来,她是未来的希望。

    而对于周少瑜来讲,这是个值得敬佩,可歌可泣之人。

    翌日,阳光普照,房、崔两军发动强攻,陈硕真带头死守,表现英勇,然而个饶勇猛并不能明什么,不过半日,陈军大败,章叔胤童文宝等一万余士卒被俘,其余尽皆战死,陈硕真带领剩下最后几十位义军成员在街巷且战且退,身中数箭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