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8章 引雷

    可不是够聪明么,陈硕真早年贫困,直到在一户官宦人家做帮工才吃了口饱饭,后来县上洪灾,赋税却照收不误,民间卖儿卖女民不聊生,陈硕真看不下去,便偷偷将东家的粮仓打开分与众人,东家发现后把她打的半死,后来被乡民救了出来,官府搜查,不得已逃入覆船山避难。

    也是这时候陈硕真才有了起义的心思,再后来么,自称得道,玄女转世,创立教派,广收信徒,等于,陈硕真的起义班子就是被她忽悠住的信教的人。

    将周少瑜所的引雷术放在覆船山,原因再简单不过,覆船山乃是陈硕真宣扬得道的地方,如果真如同周少瑜所,能把雷引下来,回头大可以是自己渡过劫,大肆宣扬一番,只怕是信众更多了。

    即便周少瑜是个骗子,的大谎话,那又如何,反正又没事先宣传,谁也不知道,什么损失也没有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答应呢?毕竟无论怎么看,主动权和好处都在陈硕真这,而不是周少瑜那里。

    听见周少瑜的赞扬,陈硕真微微一笑,心不愧是读书人,这脑子转的就是快,片刻功夫就明白自己选择覆船山的意义。从这方面来,到也的确算得上是人才,起码比那些庄稼汉子强的多。

    随后的时间,周少瑜就一直待在覆船山的另一间竹屋里被监视着,除了没自由,到也好酒好材供应着,陈硕真闲着没事的时候也会跑过来待着。

    毕竟知道她老底的人少的可怜,基本都忙着在外招收信徒,所以一直得装模作样扮仙姑,反到周少瑜这个不熟的家伙面前能随意一点,一来二去,两人熟悉了不少,起码把好感度维持在了30点没怎么变动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你们大唐的酒一点意思都没有,度数低也就算了,浑浊的不成样子我也不提了,可要香浓,也始终差了那么一点。”周少瑜着,一脸嫌弃的喝了一口酒,眨眼都九月末了,一直被监视着待在山上,周少瑜差点没憋出毛病来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别喝。”陈硕真没好气的回了句,一般人想喝还没得喝呢。“一口一个你们大唐的,莫非你是蛮夷?”

    周少瑜一愣,眨眨眼,摸着下巴道:“你这么一,按照血统来讲,我还真算是诶,苗族你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苗人?”陈硕真闻言好奇的多打量周少瑜几眼。“没发现哪里不同啊。”

    “民族大融合嘛,你不懂。”周少瑜耸耸肩,他这个所谓的苗裔其实也假的厉害,都不知道和汉族通婚了多少代了。

    起来目前他对陈硕真的印象不错,豪气,直爽,开得起玩笑,换身现代衣服,都没人猜得到她居然会是古代的女性,待一起挺自在。

    “又是这种莫名其妙的话。”陈硕真皱皱眉,不相信的再次道:“真是苗人?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话的口音是北方那边的,不过具体是哪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会苗话,可你也得能听懂啊,而且我为了听懂你话也很辛苦的,能交流就成,还有,今晚或者明就会下雨,你记得赌约,到时候要跟我走。”周少瑜翻翻白眼,普通话嘛,本来就是以北方话为基础的。

    “你如何知道?”陈硕真奇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后知数千年了,这点掐算的本事还能不会?”周少瑜吹牛皮,他才不会是瞧见蚂蚁搬家了。

    陈硕真很狐疑,不过还是命人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给周少瑜送了过来,周少瑜又不真是神仙,啥也没有的话拿什么引雷,自然列了个单子让陈硕真采买了。

    很快,覆船山顶,一片特地空出来的空地上,周少瑜用六根细长的铁棍按照六芒星的形状插在地上,然后用铁丝彻底把六芒星给绕了出来,其实这形状啥用没有,就是为了增加神秘福

    为了确保把闪电给引下来,周少瑜还特地升起了六个风筝固定在铁棍上,飞的高度不高,上头还有一根的细长铁棒,做完这一切,周少瑜又往六芒星的围栏里扔了几只鸡鸭。

    “走吧,保险起见,这山上是不能待了,万一被劈死了多不值当,咱们上另一个山头。”做完,眼前风越来越大,周少瑜扭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”陈硕真鼓起眼睛,不可置信的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还要怎的?急急如勒令,太上老君快显灵么?”周少瑜翻翻白眼。“我可好了哈,前提是这场雨要有闪电,不然我也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我可以去磨刀了?”陈硕真狐疑,能不狐疑么,这可是引雷啊,这是凡人能做的?不念咒什么的,开坛做法三畜祭总要有吧,可这就没了?不怀疑才怪。

    “大姐,咱能不打打杀杀的么?”周少瑜要晕,磨刀?杀自己么?

    “哼,我到要瞧瞧这雷落不落的下来。”陈硕真扭头就走,随后吩咐下去所有人下山,今晚有大事,接着独自带着周少瑜来到另一座山头的竹屋里等待着。

    是夜,风雨交加,电闪雷鸣,一道道闪电跟着了魔中了邪似的往覆船山上劈,场面别提多壮观了,就算是周少瑜,也都看的头皮发麻,更别提陈硕真了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从头到尾陈硕真就只有这一个词,其他时间一律张着嘴不可置信。在大自然的面前,人类真的太渺了。

    第二清晨,雨势减缓,打雷和闪电也都销声匿迹,陈硕真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周少瑜,然后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大才,还望先生出山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没错,此刻陈硕真哪里还记得起什么赌约啊,满心想的是如果得此人相助,何愁大事不成,想想看,两军交阵,啪啪一阵雷直接把敌军劈的人仰马翻,不是所向披靡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瓦特哎呦弄啥嘞!”周少瑜连忙跳开,他可受不了这个,动不动就下跪什么的,于是大声提醒:“赌约,赌约啊!”

    陈硕真眼睛一亮,立刻道:“不就是区区三个月么,届时还望先生真心相助。”

    助个屁,没我在三个月后你早死了!我也待不到三个月以后,周少瑜翻着白眼,没好气的道:“好了哈,事败你跟我走,从此替我办事,而且在赌约期间,我绝不会出一谋划一策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啪,两人击掌为誓。

    很快,赤圣母娘娘覆船山渡劫的事便在周围几县彻底传开了,这可做不得假,不少人都信誓旦旦拍着胸脯,那晚亲眼所见,那滚滚雷是如何一道又一道的劈在覆船山上的。甚至不少人还特地上山参观一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得了自由的周少瑜却是忐忑不安的问系统:“系统,我这样算不算做的太多了?会不会改变历史?”

    系统很淡定的回答:“没事,如果再给她多一点时间,或许会产生更大的影响,不过如今马上就十月了,陈硕真很快就会起事,来不及发展更多的信众,不然我早就阻止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少瑜闻言眼睛一亮,对啊,陈硕真起事,是因为官府已经收到风声开始警惕,导致陈硕真不得不匆忙起事,虽然周少瑜这一手引雷给陈硕真造了势,却也压根没时间继续暗中发展了。

    还好还好。周少瑜长呼一口气,这也是经验啊,看来以后这方面也要注意。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