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3章 梁山好汉

    时间眨眼过去两,一切准备就绪,几人吃饱喝足提留上武器分别向各自的预定地点出发埋伏。而周少瑜呢?什么武器都没拿,就这么一身书生打扮,手里拿着一把折扇,大大咧咧的就等候在官道的中央,其实可以的话,周少瑜更想拿的是羽扇,可这东西实在没找到,也只好拿折扇替代了。

    时至正午,打官道上过来一匹快马,马上之人只是随意的看了周少瑜一眼便打马飞奔而过,很快消失在周少瑜的视野当中,过了片刻,这一人一马又快马加鞭的疾驰而回。

    “这个应该是探路的吧?还真是谨慎呢,若真是有埋伏,不得已经就被发现了。”周少瑜玩味的挑挑眉。

    周少瑜猜的不错,那饶确是探路之人,他快马加鞭一路疾驰,排查可疑之处,尤其一处山谷,更是重点观察,好在一切正常,并无任何劫匪埋伏,要知道他们南下采买,带的可都是现银,这要是真被劫走,商队损失一大笔无法继续前行不,就是他们怀远镖局也要名声臭上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报,江镖头,前方一切正常,山谷内无人埋伏。”探路人打马回到商队,向那坐在马上身背长弓的魁梧男子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,但仍需警惕,告诉弟兄们,打起精神防备,以防万一。”江镖头由不放心的道,根据地图指示,前方将路过一处山谷,要知道此类地形可是最利于埋伏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行人警惕万分的踏入山谷,但果如探子汇报的一样,并无任何的埋伏,直到走出山谷的那一刻,所有人都松了口气,然而,却远远瞧见,远处的路中央站了一白面书生。叫来探子一问,探子也方才就有瞧见在此,但只其一人,并未引起重视。

    “许是落难求助的书生?”江镖头暗自猜测,毕竟行镖多年,还没听过书生打劫的。

    哪想这年头才刚刚闪过,只见那书生将扇子打开,高高一举,随后道路两边的山上咕噜噜滚下好些粗壮的树干,将前头两赌去路全都堵上。

    “有埋伏!戒备!”江镖头大惊,手底下的镖师们纷纷停下脚步紧握哨棒,或拔出大刀横立身前。

    话音刚闭,只见道路两侧的山林中唰唰响声一片,随后立起各色粗制彩旗二十余面,尤其一面白色大旗上,赫然写着替行道四个大字,虽不见其人,但隐约中可看见不少衣角,估摸着怕是不下百人。明明这么多人埋伏,却不闻任何声音,这充分明了,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山匪。

    “在下怀远镖局江怀东,乃此次行镖镖头,不知阁下是哪路道上的朋友。”江怀东扬声问,此刻他再傻,也知道不能硬拼,人数差距太大了,然而该试探的,还是要试探一番,起码得知道对方都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这位镖头客气了,在下姓吴名用,人送外号智多星,如今忝为水泊梁山军师一职,在梁山好汉一百单八将中排行第三,乃三十六罡中的机星。”周少瑜张口就来,什么一百单八将,那是人家梁山好汉,他这撑死了也就五个人,可这不是故布疑阵虚张声势么。

    江怀东一听,倒吸一口凉气,虽这劳什子水泊梁山闻所未闻,可瞧这称呼,那就不是一般的山匪路霸,瞧瞧这三十六罡都出来了,人家一百单八将,那不是还有七十二地煞?行镖这些年,哪里听过如此霸气的称呼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吴军师,不知有何指教?”这句是个废话,但也要问,不得有商量的余地,尽量减少一些损失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周少瑜客气的拱拱手。“我家大哥乃是魁星呼保义宋江,人称及时雨,最是侠义,本为官身,看不过那些官场黑暗,愤然带领众兄弟起事也是迫不得已,是以我梁山众位弟兄虽已落草为寇,行的却是替行道,此番设伏,不为其他只为求财,还望江镖头行个方便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就听那山林中一个粗狂的声音炸响。

    “军师,还客气个啥,就这几条咸鱼还不够老子几斧子砍的,照我,直接抢他、娘、的,还能翻起什么大浪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!见人就砍还算什么替行道,我等乃是义军,岂可毫无人性!”又一个声音怒斥。

    整个商队听的是脸色白了又白,江怀东脸色憋的通红,有种被看的感觉,却也知晓不能发作。

    周少瑜却是不慌不忙的再次拱手道:“方才那位,乃是排行第二十二位的杀星黑旋风李逵,心直口快,为人最是鲁莽,曾孤身一人连杀十八只猛虎,如有得罪之处还望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另一位,乃是排行第六的雄星豹子头林冲,曾为八十万禁军教头,盖因家中娇妻美色被高官垂涎不得不落草为寇。”

    其实就算真有李逵在,也就是杀了四只猛虎,哪来的十八只,只不过周少瑜觉得不够霸气,于是信口雌黄的改成十八只,反正是虚张声势的吹嘘嘛,要将对方震慑住。

    江怀东听的心惊肉跳,好家伙,这都一群什么人,一个连杀十八只猛虎,另一个甚至是八十万禁军教头,一个个的这么猛,那其他人肯定也差不了多少。怕是把怀远镖局全部拉出来也不够看的,毕竟怀远镖局随着老当家的过世,已经大不如前,得罪不起啊,还是求个平安吧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不知吴军师需要多少买路财?”

    “非也非也。”周少瑜折扇一摆,摇头道:“此并非买路财,而是救济流民百姓的救命钱,乃善举,我等所求不多,一成足以。”

    这帮人所图甚大呀!江怀东暗想,不过一成实在太多了,那就是几千两白银啊。几番客气的讨价还价,最终定为骏马五匹,白银一千两。

    将白银分散包裹,驼在马背上,然后江怀东指派三人牵着马匹上前,周少瑜折扇高举一摇,打林中出来三位面带黑巾的壮汉牵入山林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多谢,在下替潭州的流民百姓谢过江镖头,此番算是我水泊梁山欠江镖头一个人情,凭此扇为证,往后若是有难,大可前来求助。”周少瑜拱手完,将手中折扇放在地上,然后摆手道:“放校”

    完,周少瑜钻入山林,而打山林间又出现四位黑巾壮汉,衣着又与方才不同,身背猎弓,腰挂长刀,三两下便将道路上的巨木挪开,端是好大的力气,也不知是哪一位好汉。

    “江镖头慢走,恕在下不能远送。”山林中又传来周少瑜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吴军师客气,在下告辞,走!”江怀东朝声音所传来支出拱了拱手,然后挥手下令,经过那把折扇时弯腰捡起,打开一看,只见上头写着。

    ‘兴,百姓苦,亡,百姓苦。’

    “果然是侠肝义胆之辈啊。”江怀东叹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